沉灰

你好!

能画假面骑士,存一下

财团B:

帮k

夏昼:

kkkkk

花野吐:

约点稿子,看图吧😔

求求你们狗崽ky去死好吧
我说ky别自己对号入座
靠你*的了这么多键盘侠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给大家看一下,这是一段sans和papy之间的对话。

红凯x赛罗或者是赛罗x红凯,带着cp的友情向。
小段子吧算是个。

确切的说这是红凯第一次和赛罗奥特曼真真实实的一起战斗。
那人的金色眸子闪烁着某种不同于其他光芒的闪亮点,红凯唯一记下来的也只有这个。
战斗结束了,宙达和那股邪气都暂时被击退了,但红凯还能感觉到周围有黑暗力量萦绕,他向身后退了两步,身体条件反射把赛罗直接护在身后。

‘……’
红凯马上发现场面有些僵硬,他连忙想把手臂缩回来,却直接被赛罗狠狠地拍下了。
红凯愣了一下,他甚至都没感觉到多少疼痛,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都在赛罗的身上了。他的视线看向反倒是走到他面前的人,赛罗将那把剑紧紧握在手里,他的目光则是落在在他们俩头上愈发膨胀的黑色云团。

‘看来我们还要忙乎一阵呢,欧布。’
“明白,赛罗前辈!”
但是在两个人都准备跳起来飞向天空的时候,红凯侧过头去轻轻对着那位前辈说了一句话。

“…能和您一起战斗,我倍感荣幸!”
‘当然,我也是啊。那么一起上吧,欧布!’
“嗯!”
谁会知道刚才的红凯竟然会有一点小小的脸红呢?
脸红当然是因为这里太热了啊……!红凯心里喃喃着。

伪命题:

#求k# 可以的话按个小蓝手啦
这里是一个军师组的军装paro挂件全款预售,到4月7日结束,大小啊之类的都在图上啦。
大概预售完后一个月之内发货,前十五名有签绘赠送w
第一次做这个,有点慌quq吃土求扩呀qaq

对啦有小伙伴问微信可不可以,可以的。只要你信的过我xxx
微信号:seigenmomokawa
算啦走QQ也成😂1065311718,备注一下

对了给不走淘宝看不到淘宝里通知的小伙伴说一下,发货日期是三十天之内喔。

淘宝链接走
军师组军装paro挂件预售

猫子今天不想动笔:

转发这两只澳大利亚短尾袋鼠车,第二天你的运气会贼好!【大概】







原图来自团表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动物真的是和车一样可爱,窒息

这其实是一个道歉信。

啊……我呢,要中考了。文肯定是更不了啦。【反正没人看】
所以宣布一下——最近涉及的生化危机7的文正式——弃坑不填了【。】
等考试完后看时间填……www总之非常感谢喜欢我文的太太们和大大们!你们的粮食我吃的很饱!今后也会不要脸的吃下去的!【……】
就是这样,对不起啦。

Good night.

刀组作品。
Good night.
伊卢注意。

这是一个很宁静的夜晚,至少对于即将入眠的人们来说,是的。
伊森一下子坐在了安全屋里,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发出听起来令人安宁的音乐,听的他头晕乎乎的,几乎要睡着了。但是他现在可不希望自己睡觉。他干掉了岳父岳母——应该是暂时干掉了。但是他即将面临的是他们的儿子,一个喜欢搞些小科技的人。

“愿神保佑我。”
伊森并不是个信仰任何教的人,但他这回可是非常真切地急迫地希望能得到神的保佑——虽然他很少去教堂祈祷。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人对着他翻了个大白眼。
该不会是神吧???
…………

他将多余的暂时用不上的装备一一放好在绿色的大箱子里,以便他在子弹不够用的时候能活着跑回来拿些走。
他将目前他手中的枪支都装备好子弹,但他还是不安心地将他现存的兴奋剂打入体内。在这个时刻,他不可以犯困,即使在如此宁静的晚上,大家都在安心入眠的这个晚上,他必须继续与疯狂的一家四口中的三个人战斗着。
不,现在是一家六口的五个人。

伊森深呼吸了一下。
他明白,这有可能是最后的战斗。打败那个滑头小子,教会他怎么做人后带着血清就可以永远地——永远地逃离这个地方了。
和米娅佐伊她们两个人一起。

“好了,从那堆废铁中出来吧,卢卡斯。”
他推开了安全屋的大门,吱呀吱呀的摩擦声更为承托门外的安静。皎洁的月光从天窗上透了下来,淡淡地映在地板上。

一如既往的安静到令人害怕。

不过,现在的他已经能足够地冷静下来面对这一切了。虽然距离死神只有几米的距离,但他还是凭借着“可以活下去”的妄想挣脱开了死神的枷锁,一路跑下去。

上天没有在和这个可怜的人开更多玩笑,他看到了光,活下去的希望。

只要杀死卢卡斯,他就自由了,不是吗?
这不怀任何仇恨或者在一定环境下产生的扭曲的爱情。一个人最基本的求生欲望,即使卢卡斯看起来除了脑子还是个正常人这样,也不行。

“好了,好了,让我们看看,是谁来了?哦,哦!伊森!”
卢卡斯玩弄他手中的小机械,一边倚在沙发上一边高声尖叫着伊森的到来。
然后他站起身来,来到身边的音响上,放起了家有儿女。

现场陷入极度尴尬中。

伊森:“……”
还他妈放。
放你麻痹。
放也放个好听点的好吗。
伊森将手枪放入足够多的子弹,以便一会儿好有充足的时间躲开人的攻击。

卢卡斯笑着把歌切换了够闹腾的摇滚乐。
“够了,别在那搞那听起来令人发狂的歌了。把你手中的东西给我,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伊森,你还真把这里当成你的家了?哦!拜托!老兄,这是我的家!所以也应该是你,你这个贱人。你应该乖乖的像个皮球一样从这里滚出去,而不是站在这里说着让人笑掉大牙的话!!”

“你很烦,快闭上你的嘴吧,Fuck。看来你不想把手中的东西给我了,那好,我自己抢。”

说完伊森握着手枪就冲了上去,他其实不知道卢卡斯早就丧失掉了自愈能力。他只是站在原地,咧着大嘴肆意笑着而已。

所以这一枪很容易。

“都结束了,安心躺在这里吧。”伊森收起手枪,弯下腰去拿走他手中的D系列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本该死去的卢卡斯忽然躺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
“……看看,看看,这都是你干的!这都怪你,伊森!你真是个无恶不作的大恶魔!我拜托你去死吧!”
“你杀了我的妈妈,我的爸爸,甚至佐伊也会死掉!你还要对那个老太太下手?你是谁啊?神吗?来拯救我们,用屠杀的方法????”
“我的家人们全都死掉了,包括我。瞧瞧,这一切都感谢你啊,伊森!真谢谢你啊!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明明我们生活的很好,很快乐!”

……
这就是他所谓的快乐的生活。
到底也只是变态杀人狂而已。

“我很抱歉,我没法把你们从这里解救出来。你们感染太久的病毒了,注射疫苗就是死路一条。但是比起疫苗,这样死的话更痛快。”
伊森重新抬起了手枪。
“再见了。”

子弹贯穿了卢卡斯的脑袋,脑浆随着血液一并迸发出来,溅了一地,也溅在了伊森身上。
他转身走了,但他还是会听到卢卡斯在那里一直在哭的声音。他加快了脚步,终于在走到第二个转弯口时再听不到哭声。

“有很多人都回不到过去的,伊森。”
“我不想回去,因为他们认为我是疯了,现在多好,大家都是疯子,再也没人骂谁是疯子了。”
“多么好的一家子啊!就这么疯下去,一直到死。”
“哦,我忘记了,我们死不了。”

Wolf In Sheep's Clothing.

“你是一只狼。”
“一头很大的,很狡猾的灰狼。”
“但没关系,你的尾巴已经从那堆杂乱地黑乎乎的羊毛里露出来了。好了,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伊森。”

梗来自Wolf In Sheep's Clothing。
异想天开的产物,好歹看看吧【。】
歌词有改动。
ok?

↓↓↓↓↓↓↓
伊森是忽然从梦里醒来的。
因为在他的梦里,有个一直被笼罩的黑影,那个像极卢卡斯的身影高高举着疑似录像带的东西。
而那录像带应该是伊森一辈子都不会看见的东西。
那是关于他的,身份,他的工作。关于他是保护伞的高级干部的秘密。
但他不知道,他本来还在梦中,所谓睡醒,不过是在噩梦中给予自己的安慰。
——
“Ba ba black sheep, have you any soul?”

他开始慌张了,他在梦中开始四处寻找那握着秘密的黑影。那几乎要刺破耳膜的难听的笑声每时每刻都在围着伊森的耳朵来回转着,可他就是不知道黑影的方向。
他开始害怕了,他怕秘密的泄露,也怕再回到那个令人作呕的老房子里。

“But a wolf in sheep’s clothing is more than a warning.”

明明是很轻快的歌调,伊森却感觉周围的环境都凝住了。他只感觉黑影似乎就在自己身边,但猛然回过头去的时候却没有了。
他开始恐慌了。
“卢卡斯!你最好快点给我滚出来。”
他从未这么生气过,五指向掌心合拢成拳紧紧握着,明明是咬牙切齿的望着对方身体却止不住的剧烈颤抖着——他真的怕了。
黑影忽然跑动伊森的面前,朝他挥了挥那个录像带。
“想要的话就来追我啊,你这只蠢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的声线十分清晰,伊森已经很有把握的认为那就是卢卡斯,只不过卢卡斯往自己身上倒了一桶黑漆而已。
他茫然了,随后又抬起脚步追了过去,追,追,直到这个梦的尽头——但这个梦,其实无边无际。
也就是说,他跑上那么多次,都只是在原地转圈圈而已。
红色的墙包围住了他,直到他只能看到他头顶的那片白色的天空。
他很清楚他爬不出去。

“Jack be nimble, Jack be quick Mia’s a little whore and her alibies are turning tricks.”

“你是追不到我的,因为什么呢?”
“因为你害怕了啊!我说的没错吧,胆小鬼?”
黑影透过墙,像是一个活人一样倚在墙上,他笑吟吟地看着伊森想要伸手抓住他却只是抓住缕缕空气的笑话。
“放,放我出去!”

“Jack be lethal, Jack be slick, Zoe will leave you lonely dying in a filthy ditch.”

伊森使劲捶打着墙壁,他不甘,他还有信心觉得自己能逃出去。
但只是他的幻想而已。

Fee fi fo fum, better run and hide, I smell the blood of a petty little coward.”

红色的墙在人的无数次捶打后恍然坍塌倒地,似乎是被捶打到脆弱的点上了。
他恍然地走出来,随后转身看向刚才的地方。强烈的白光朝他照了过来,他觉得眼前一片恍惚,看不清任何东西,以至于他认为他失去了力气,向后方倒去。

他本以为他会吃痛地倒下去。
但是有人接住了他。
他回头看了过去——

那是卢卡斯,褪去黑色的卢卡斯。
他笑着,那笑再一次让伊森感到强烈的不安。
“ha ha ha ha ha ha!!”
他将手中的那把手枪顶在了还未缓过神的伊森的太阳穴上。
他哼着,低下头去,嘴紧贴着伊森的耳朵。
“Listen, mark my words one day you will pay, you will pay.”
然后他开了枪。

不知道叫啥

太感谢那位叫AF的太太了!^qqqqqqqqq^
也超级感谢所有产粮的太太们!!!I love you!!!!!!
总感觉一直吃粮不好但是啥也不会只好凭借脑洞胡编乱想【。】
*大概是伊卢,夹杂些伊米【薏米】
*有些许私设。关于新保护伞的猜测。以及和卢卡斯签订的那家公司……似乎不是一伙的??忘记了,就暂时看成两个独立的公司吧。
*翻译呛捏不住抱歉。
这篇太薏米了所以提前发出来……
Ok???????

↓↓↓↓↓↓↓











新的保护伞的颜色被以往不同的深蓝色代替,虽然伊森早就察觉到了,但他不是很清楚这样做干什么,也许觉得红色用了太久了腻掉了所以换了个颜色吧。他现在可不想细想这些,也不想去研究这些。在老房子里那些机关就够他受的了,这才安顿下不到几天的时间,当然还未从精神崩坏的前线撤下来。

医务人员分别帮他们注射了血清,因为是初期感染者,所以俩人都很幸运的活了下来。只是伊森的左手还未处理恰当,因为医务人员实在头疼。神经线和骨头以及坏掉的血管都重新黏在一块了,所以现在只能清理掉那些前期顶装手的东西,去掉因烂掉而发炎的部分皮肤,再用消毒后的医用针线细细缝上伤口。虽然看上起还是很可怕,不算太密集的的一圈针线。但这相比于失去左手的话那可好的不得了。

“伊森…。”
怕是惊扰到人,声音的主人刻意压低声线高低。米娅轻声走到伊森身旁,而后坐下。这是他们被带回来的第一次见面。

虽然是在感染着C病毒时吃了伊森的一斧子,但毕竟时间不长,不缺大量血是不可能的。所以米娅被接回来的第一时间是被拉到手术室,伊森很担心她,他挣扎着爬到门前,但他这几天太疲倦了,身体迫使他很不争气的睡了过去……第二天就发现自己在床上躺着了,而米娅还在监护室里。

“米娅,没事吧?”
“我没事,伊森,我很好。但是那个长官要求我们去干一件事。”
她的神情忽然不安起来,她拿着手中那颗伊森用来处决伊芙琳的E坏死细胞,对着伊森说着。
“他要我们去杀了卢卡斯。”
“……他不是已经死掉了吗。”
在伊森脑子里,老房子报废=卢卡斯和佐伊死了。
……米娅一个无奈扶额。
但佐伊的确死了,那天新保护伞的士兵二次搜索时发现了石化掉的佐伊尸体。
似乎是自杀掉的,脸上的表情像是对谁说着什么。
在后来他们提及的时候,伊森一直在说“是我,是我对不起她。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
……
“不,他没有死掉。他还在那片森林中逃窜,新保护伞已经锁定了他的大约位置。但因为他身上没有GPS,所以无法正确锁定他的精准位置。”
“他手中抱着对于新保护伞来说绝对不能暴露的档案。所以长官让我们去把文件抢回来……我知道,伊森。你现在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我知道。但我们把问题往后推一推,我们必须先解决掉这个文档的事。”
米娅说中了,伊森的确还有很多很多问题问她,但他知道这种场景下问了也白问。所以他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好,但只有我们两个人吗?这太冒险了,即使只有我们两个,也必须索要一些进入森林的一些防护和武器。”
“长官说武器这方面他会提供最好的,人员这方面他会派遣十个左右的精英士兵和我们一同前往。”

但他们后来才发现这一切都是谎言。
新保护伞只是想要取回文件,并且想方设法杀死全部参与这件事情的人。所以他们手里只有两杆看起来不能用的猎枪,几发子弹,和一支E坏死毒素而已。
“Fu*k。”
在行动之前伊森心中其实有些隐隐不安,米娅也是,只不过他们在看到对方的脸庞的一瞬间后就全镇定下来,仿佛对方就是自己全部的希望。
不料,草丛里隐隐约约浮现出老虎身上的橘红色。
还好米娅眼睛尖,看见了草丛中趴着的危险。
“小心!伊森!”
似乎也已经察觉到了俩人的不对劲,就在米娅喊出话的一瞬间,老虎猛然从草丛中跳了出来,扑向俩人。幸好早已知道危险,俩人都下意识的顺着侧边翻滚躲开,然后围着老虎跑拿着生锈的猎枪一直对着老虎头。
老虎是死了,子弹也没了。但俩人知道,不能回头,必须一直走下去。
穿过密密麻麻的森林,脚踩着绿油油的小草,在俩人面前,出现了一道岔路。
……森林里有很多危险的生物,以及难以预料的意外。刚才俩人就因为一只老虎而险些丢了性命。现在就要分开寻找,无疑是自寻死路。
“伊森…我们。”
“我们要分开寻找,米娅。”
“你疯了吗?这才刚刚从老虎口里逃了出来!?现在就要分开然后独自对付一个即将异变的怪物?!”
“不,你看路上的脚印。”
两条路上的脚印,一深一浅。
“有可能卢卡斯走的是这条路,但也有可能是那条。因为这俩路上都要的脚印,而且只能是他的。”
的确,两条路上的脚印虽然一深一浅,但都能清晰的看到这些脚印都是来自同一个人。
“米娅,我走这条。”
伊森指了指那条脚印较浅的路,米娅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也只能隐隐约约点了点头。
伊森给她一个笔,一个字条。然后贴近她耳旁说了些许,便走开了。
等米娅走上路,她才发现,脚印深的那一条路走了不一会儿脚印就完全消失了。所以,这是卢卡斯故意走了几回后才会留下那么清晰的脚印。
所以,伊森那条路,才是去寻找卢卡斯的。